麦帛

城郊(二)

前文http://5218711.lofter.com/post/1decdc54_a6f8002

………………………………………………………………
“靠。”王凯差点呛到。 “夸你呐!”胡歌抬了抬右眉,
“胡老板真是太过奖。我可比不上你。”王凯眼角的褶纹一丝一丝荡出来。
胡歌忍不住伸手想将那里抚平,“小王你这话怎么说?”发现只是徒劳。
“我没有你幼稚。”凉丝丝的手腕被更加冰凉的五指一根一根围攥住。

啥。胡歌有点卡壳,片刻才依稀记起那是野兽派录访谈,他坐拥一片绚烂而吊诡的花丛,“你觉得你最吸引异性的特点是什么?”有点花痴的女主持眨巴着眯缝一样的小眼睛,满目星星。胡歌抿嘴憋笑。
“幼稚吧,”然后一本正经的晃起头,语气认真得连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
“因为幼稚的人更懂得浪漫。”好像很在理。

“不会吧,凯哥,看我访谈?这么关注我嗯。。”胡歌自然知道王凯听到这句话有无数种途径,等待转机时大厅里的小电视,地铁的广告牌……为自己而搜索之后对着屏幕反反复复的一边看一边傻乐不过是如此情况中的数分之一。他可以理直气壮的自作多情,自觉的对号入座,以幼稚为名,以浪漫为名,来掩饰自己内心躲躲藏藏不想被曝光的小期待。
“切,”王凯的语气是一贯不屑而嫌弃,他偏过身扭过头,背对着胡歌笑容却刻的更深了。只是浅浅的满足的抽气,并没有盒盒盒盒盒盒。
“嗯?”胡歌把头追过去想看清王凯有意躲开的表情,其实他只需要看到他眼角褶皱的纹路就能娴熟地判断出王凯的笑容程度是几级。“暗恋我吧,你…”胡歌追得更紧了,他能感受到和自己身体紧贴的薄棉衣下那具精瘦的身躯,就像它的主人偶尔萧景琰式的耿直和倔脾气,硌人,又叫人禁不住心疼怜惜。还有那具身体异于自己的微凉体温,像一泓清冽的深泉,渴求却又装作包容接纳的模样吸收着自己的满心炽热,直到彼此都是同一温度,他才甘心停止赠予,他才安心不再索取。胡歌步步紧逼,他发现自己对快把他扑进湖里。
王凯环着双臂竟然开始拘谨了,嘴角笑容愈发僵硬,然后索性收起来,眼神里藏着些不耐烦。“没有,你神经病吧。。。”然后突然一个反扑,扣住胡歌双腕。
“哎!”
王凯轻轻压住他,只是在脸颊用双唇最自然的状态小心的触碰了一下,就乖乖放手了。仿佛那是薄如蝉翼的瓷釉抑或纤弱易折的花茎。胡歌甚至都没觉得脸颊有湿润的痕迹,只是像是被飞鸟的羽毛轻扫而过,安恬得撩起满心的躁动。“我操,是不是该礼尚往来一下?”更凶猛的追击回去,这次的位置离嘴角更近些。
打闹一般的厮磨,两人亲吻也没有闭眼,熟识的面孔此刻在视野里放得好大,他们的眼神清晰的相迎,碰撞,然后离得更近,终于失焦了。
    王凯和胡歌的交流不需要过多的抚慰和雕饰。想温柔了就温柔,没耐心了就啃咬,荒气力了就歇息。
湖面凉风乍起,或是梦人乍醒。即使不再动作,唇齿的贴合也要继续保持,这算不算一种取暖的方式。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