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帛

【凯歌】城郊(一)

**一篇精短的开章,自己写来爽,大家要是喜欢的话就接着更哈,记得评论哟
**后续会甜肉,HE

       城郊的风,揉杂了几缕市区雾霾特有的酸呛,但更多的是木草腥腥葱葱的呼吸。 光筹交错太乏人心。虽说推来就去没喝多少酒,但脑袋还因为吸多了掺杂着尼古丁的二氧化碳而昏沉恍惚。胡歌和王凯在丁字路口徘徊许久,主意也改来改去改到烦腻。最后还是胡歌心一挎着王凯细溜溜的胳膊大刀阔斧闯了深夜的红灯,说还是去后湖逛逛吧,毕竟太闷了。
     
     保安大爷看到远处影影绰绰走来两个帅气的小伙子,以为是去过夜生活的大四学生,便爱答不理地开了门。标有禁止通行的低矮栅栏如同虚设,跨过便是大学城没安路灯的后山。三月分,花正茂,只可惜来得不是时候,放眼望去只有淡黑色的花影,香气倒很是扑鼻。“前些年跟着上戏同学来过一次,是个放松的好地方。"胡歌垂着眼角自顾自的嘟囔,可爱的让王凯忍不住去揉揉一团软毛,他一边瞎唠叨,一边带着他摸索绕过了略加迂回的山路,视野里缓缓浮现出雁西后湖。
      
      有点喝高的胡歌说起话来语无伦次,中文英文方言混杂,王凯歪着脑袋听也听不懂,只是看他咬着嘴唇傻乐,自己也跟着魔性的哈哈大笑。 午夜十分的后山果真是一丝人造光都没有,四下是淡黑的影,黑的影,和更黑的影,只有远处的远处残存着一溜橘黄色的悬空光点。空气还是冷涩的,二人傍着湖而依。
     
      王凯觉得石阶太凉,便慌慌拉着胡歌站起来,转了几圈发现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就又悻悻坐下, “凯哥你闹什么呢。。。”胡歌迷迷糊糊, “石阶太凉了,”王凯挠挠头,“要不你坐我腿上吧。” 七分认真三分调侃。 虽然看不清胡歌脸上的表情,但仅凭他那既无奈又窃喜的哼气声,王凯就仿佛看到了经典的胡氏白眼朝自己抛来,幼稚地像个孩子。 “竟想着吃我豆腐。” 胡歌一级一级走下石阶,直到湖水漫过皮靴厚厚的橡胶底。 他眺看橘光下稀疏晃过的车灯,王凯在看眺灯人。 后湖很静,将环区公路上呼喝的车轮压地声成倍放大,比风声嚣张得多,绕着无语的二人一圈圈兜转,仿佛全城只有这么大。今天的能见度还算高,天星不寂寥,也不至于引发王凯的密集恐惧症。一路絮絮叨叨的胡歌望着远方,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好带有安慰性质的摸出了棉服夹层的最后一根烟。 黄簇簇的火苗扭臀摆腰,身前人的面颊便染上了一层暖晕,王凯觉得心底温柔地好似破晓时分。
     
       “歌歌,想什么呢?”王凯换了个坐姿,把双肘搭在膝上, 胡歌也不知到自己在想些什么,只是在酒精和和黑夜中习惯性的神情恍惚,听王凯发问,就不走心地回了一句 “想你啊。” 王凯笑着摇摇头,知道对方搪塞,便也不自讨没趣。他和胡歌事事都很合的来,只是对方文艺青年的气质,自己身上是一丝一毫都不具备的。胡歌更博,王凯常常在评论框里踌躇好久,想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一肚子的关心。一句话反反复复斟酌,却是怎么说也和胡歌文艺的画风不搭边,之后失望的一字字删掉,生怕煞了风景。几次下来皆是如此,王凯干脆就放弃了。还是点赞这种不需要技术含量的活适合我,王凯一边气鼓鼓地想,一边打开手机。 锁屏上是播了一小段后暂停的音乐,本来没想点,纯属手一滑。于是梦一般的画面就有了背景音乐,墨玉一般的湖面似被钢琴音符柔和的律动荡出了涟漪。 “德彪西的月光,哈?”胡歌嘴里吐出一缕烟圈,退到王凯身边,紧挨着他坐。膝盖擦着膝盖,肩抵着肩。隔着薄外套努力找寻对方的体温。早春的午夜,便没那么寒冷了。
    
      “王凯,我发现你这个人,”胡歌偏了偏头,打了个酒嗝。 “我怎么了?哎你还有烟么?”王凯把手机塞在胡歌手里,摸索着自己的裤兜大衣兜。 “我这是最后一只了,”胡歌抬开嘴。 王凯扳过胡歌掐烟的手,含住还润湿着的烟嘴,吸了一口。 “你刚说我什么?” “我说你这个人啊——”胡歌伸着胳膊帮王凯举烟,凝视他吸气时微微皱起的眉头, “太他妈浪漫。” “靠。”王凯差点呛到。本来想解释一下事情的原委,但转念一想,能给胡歌留下个浪漫的印象也实在难得,便依他这么崇敬地误会着。 “夸你呐!”胡歌抬了抬右眉,

评论(8)

热度(22)